www.2000ai.com产能过剩行业易遭双反 中美若打贸易战专家献策

2017-07-16 18:54 港台花边

导读: 中美贸易摩擦可能集中在中国没有明显比较优势或处于产能过剩的行业,比如光伏、钢铁、玻璃、电解铝等。资料图片 1月23日讯(记者马琳、凯雷北京报道)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周五的就职演说,虽然没有直接提到中国,但却多次指责其他国家损害美国利益,言论中

  中美贸易摩擦可能集中在中国没有明显比较优势或处于产能过剩的行业,比如光伏、钢铁、玻璃、电解铝等。资料图片

  1月23日讯(记者马琳、凯雷北京报道)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周五的就职演说,虽然没有直接提到中国,但却多次指责“其他国家”损害美国利益,言论中鹰派姿态较上任之前更浓。多位经济学家向本报指出,从中美两国共同利益的大局上看,中美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但贸易摩擦变得更频繁料无可避免,中国的钢铁、新能源等行业最可能会遭美国“双反”制裁,中方宜及早准备维权及反制预案。同时,居高不下的综合税负成本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前行的羁绊,加大降成本的力度刻不容缓。

  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之中多次抨击“其他国家”,先是声称“几十年来,我们以美国工业的衰落为代价,为别国的工业输送营养……我们帮助其他国家走上了富裕之路,我们自己的财富、力量和自信却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我们中产阶级的财富被剥削,再被分配给世界其他国家。”之后攻击逐渐升级,斥责“他们生产了本属于我们的商品,偷走了本来要投资在我们国土上的公司,毁掉了我们的工作机会!”虽然没有直接点名批评,但外界普遍认为这番话针对的是中国。

  特朗普不点名指责中国

  此外,白宫网站公布新政府六大目标,内容涵盖改革能源计划、调整外交政策、重振就业与增长、提升军事力量、强化法律秩序及重新谈判贸易协定等方面。《人民日报》引述分析指出,美国政府未来会更加关注贸易执法而不是推动贸易自由化,这可能导致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增加。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经贸关系格局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向本报记者表示,短期内特朗普在贸易方面的“关门主义”、“孤立主义”政策不会改变,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势必比以往更严重,美国很大机会对中国部分商品徵收高额关税甚至特保关税,中国对美出口2017年或将下滑。

  光伏钢铁玻璃电解铝高危

  余淼杰判断,中美贸易摩擦可能集中在中国没有明显比较优势或处于产能过剩的行业,比如光伏、钢铁、玻璃、电解铝等,今年有可能面临“双反”制裁,故相关企业应关注潜在的贸易风险。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则向本报记者指出,面对贸易摩擦增多的趋势,中国必须要加快去产能步伐,并不断修炼内功,提高“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政府和相关部门应有预案寻求反制的有效途径,并通过各种渠道,组织相关企业积极抗辩,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不过,贸易摩擦最终演变成贸易战的可能性并不大。”白明说,目前中美两国在国际产业分工中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特朗普大搞贸易保护主义的代价是很大的,相信一段时间美国就会认清贸易保护主义所带来的机会终究是短暂的,而特朗普作为一名商人,也不会轻易放弃中美两国互利共赢的“大蛋糕”。

  打贸易战美国企业也受伤

  美国前贸易副代表奥尔盖耶也提醒,撕毁自贸协定、开打贸易战受伤最重的就会是美国企业,是他们该发出呼声的时候了。美国商界要告诉新政府,可以在贸易上具有攻击性,但要符合规则,否则美国需要为贸易战付出代价。

  对于特朗普威胁要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余淼杰指出,特朗普这一说法料更多是为增加与中国谈判的筹码。因若按美国设定的三个判断“汇率操纵国”的指标,即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3%、巨额对美贸易顺差、持续单向的外汇干预,目前中国只有对美贸易顺差一项满足条件。

  曹德旺敲警钟降成本不能等

  去年底,玻璃大王曹德旺斥资10亿美元赴美投资建厂的触动国人的敏感神经。曹氏特别指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很多,在美开厂的利润还高于中国。而其时正值特朗普试图在美国推行大幅度减税,将企业所得税由35%降至15%,以引导制造业回流。不少学者指出,税赋问题已成为羁绊中国制造业前行的重要原因之一,而美国的减税预期不仅让企业家们向往,加剧资本流出压力,也恐使中国进一步丧失国际市场竞争力,带来比贸易摩擦更为严峻的挑战。

  美减税中国制造业更艰难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近期就公开表示,现在中国一般制造业的优势就是性价比,如果美国真的把税率降到15%,将大大缩小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优势,中国的制造业将会遇到更大困难。

  许善达还强调,特朗普大幅度降低美国税赋,一定会吸收很多国际资本,甚至包括中国资本赴美投资。资本集聚美国,很可能会促使美国出现像上世纪90年代信息技术一样的技术突破,比如生物领域、人工智能等......源源不断的技术创新将使美国继续领跑全球。

  中国要如何应对美国减税可能带来的资本流出压力?全国政协委员、会计审计专家张连起向本报记者指出,中国必须要深入推行“三去一降一补”。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部署加大“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的工作目标,但要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政策措施必要力度要够,落地要落准、落精、落细,不能“水过地皮湿”。

  张连起称,税赋重确实是中国制造业的“痛点”。居高不下的制度性交易、税费、能源、人工、物流、财务等开支,令中国制造业积累的比较优势逐步丧失,尤其是税收之外的行政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进一步挤压企业的生存空间。

  “2012年至2015年,中国非税收入年均增长18%,而同期税收年均增长7.5%,可见企业“喊疼”的原因很大部分出在“费”上,如果你看到一个县就有32种行政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目录,就能明白企业的担子有多重了。”张连起说。

  内地地方行政性收费繁重

  张连起建议,适当调整税率,可研究将增值税的17%归并为13%;取消地方政府行政性收费和各种名目的基金;将“五险一金”为主的人工成本降低10个百分点,养老金缺口可通过提高央企收益上缴比例和国资划拨社保账户补足;通过电力体制等改革,将能源成本在2016年基础上减少15%;着力降低物流成本等。总之,减税降费要有“万亿规模”力度,如此企业和社会才会感受到。只有不让制造业“挑着担子走山路”,才能对内稳住民间投资,对外稳住资本外流。

  马云作示范商界成特使

  面对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中国在决策上应当如何应对?北京经济界有关人士向本报表示,留意到特朗普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1月10日会面所谈,很多之前猜想的敏感或极宏观的议题并未触及,双方谈到中美贸易议题都很坦率和具体。马云提到将帮助100万美国中小企业创造职位,特朗普希望由带动美国的就业实现利益互补,这可视为一次富有成效的中美贸易对话,商界领袖未来将在中美关系中发挥独特而富有价值的作用。

  商人对商人易沟通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陈凤英对本报记者说,特朗普是逆向思维的人,“这对于习惯于正向思维的我们,可能需要一个适应期。”中国要加强与美国的沟通,求同存异,每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就是非常好的平台。另外,中国企业家马云与特朗普的会面相谈甚欢,也是中美之间加强沟通的一种很好的尝试,通过商人间的对话告诉特朗普,中国有巨大的潜力来帮助他实现竞选承诺和战略目标。

  中企发挥更大作用

  陈凤英认为,对于特朗普“商人治国、利益当先”的特质,中国商界在外交方面应对可以发挥更大作用。毕竟现在中国的企业家可能比中国政府还能左右美国的政策走向,因为他们正不断向美国投资,为美国创造就业。

  不过,若特朗普一意孤行,拒绝接收中国释放的善意,那麽中国的最后一招就将是“以牙还牙”。商务部专家白明则向本报强调,中国一贯主张中美两国从大局出发,通过多沟通妥善解决两国的贸易摩擦,防止爆发贸易战。但中国也绝不惧怕贸易战,若最终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国不会是“最大的输家”。

  根据汇丰测算,若中国对美采取报复性关税措施,尽管美国出口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度不高,但是农业和高端制造业等将遭到较大打击,而这些行业正是美国在策略与经济上具有竞争优势的部分,对美国经济生态系统与劳动力市场之间的连锁反应不可低估。

相关的主题文章:

热点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