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棒球场枪击案再度凸显美国 极化政治

2017-06-17 03:48 社会百态

导读: 美联社报道,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杰夫邓肯向警方回忆,当他准备离开棒球训练场时,有陌生男子接近他问道:“对不起,先生,请问谁在场内训练?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邓肯答复是共和党议员在训练后,男子道谢离去。他认为这名男子就是凶手。 对此

美联社报道,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杰夫·邓肯向警方回忆,当他准备离开棒球训练场时,有陌生男子接近他问道:“对不起,先生,请问谁在场内训练?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邓肯答复是共和党议员在训练后,男子道谢离去。他认为这名男子就是凶手。

对此次枪击事件,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斯卡利斯遇袭既是偶然事件,又存在一定必然性,表明美国精英阶层的“极化政治”已经传导到社会层面,普通民众的抗争可能成为特朗普时代制衡党派政策主张的一种常态。

【遇袭的“偶然”与“必然”】

执法部门确认,枪手是白人男子詹姆斯·霍奇金森,66岁,来自伊利诺伊州,拥有一家房屋检验企业。由于枪手身亡,其作案动机无从查证。刁大明认为,仅从技术层面分析,枪手作案时了解袭击对象的党派属性、但并不清楚究竟是谁在现场,很难说是针对斯卡利斯。从这个层面看,斯卡利斯遇袭有一定的偶然性。

斯卡利斯是众议院排名第三的共和党人,主要负责协调本党各选区议员利益、确保本党议员都能参与投票并且在投票时团结一致、形成政治合力。斯卡利斯于2008年首次当选国会议员,曾担任过共和党研究委员会的负责人。

执法部门调查显示,枪手去年曾作为志愿者参加过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竞选活动,竞选期间也在社交媒体留下了支持民主党和一些民粹主义思想的言论。

刁大明说,从斯卡利斯的党派属性和政策主张看,此次遇袭又有一定必然性。斯卡利斯代表极端保守派的声音,特别是在枪支管控问题上,他是“拥枪派”。

【政治的“极化”与“泛化”】

在美国,政治极化成为一个显性话题,枪支政策的处理上也体现出党派冲突的极化。民主、共和两党对“枪的问题?人的问题?”一直争执不休,管控枪支涉及到利益纠葛和价值取向等很多问题。刁大明认为,在政府公信力下滑、美国政治走向失衡的大背景下,此次枪击案表明在精英层面的“极化政治”已经向社会层面“泛化”,民众在无奈与愤懑中,走向舆论的极化和行为的极化。

“国会的精英们可以通过投票、有偿发言、拖延发言时间等手段表达对特朗普及共和党政策的不满,”刁大明说,“普通民众则可能通过抗议甚至暴力的方式抗争,像过去‘占领华尔街’等社会运动,以族裔为主轴的抗争可能成为制衡共和党政策主张的重要部分。”

刁大明认为,这名白人枪手反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包括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税收改革等议题,他对共和党有强烈的敌意。此次枪击案可以理解为政治极化在社会层面的一次极端体现,“这种负面、暴力、无奈的抗争可能也是美国社会制衡特朗普政策的一部分,以枪击泛滥这样一个社会的阴暗面对抗另一个阴暗面。”

【“通俄”的相关与无关】

“通俄门”持续发酵,特朗普政府是否会利用共和党人遭枪击来转移视线呢?就在枪击案发生当天,《华盛顿邮报》披露,主持“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正在调查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

刁大明认为,特朗普利用枪击事件大做文章的可能性不大。美国国会已经针对“通俄门”进行了多次听证,但目前还没有重点突破,要看特别检察官的调查结果。“在司法部门展开调查的情况下,不是特朗普或者其他人通过设置某些议题引起媒体关注,就能轻松转移注意力给‘通俄门’解套。”(包雪琳)(新华社专特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美国国会棒球训练场当地时间14日发生枪击案,众议院多数党、即共和党党鞭史蒂夫·斯卡利斯等至少5人受伤,枪手身亡。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取消原定出席劳工部一个活动的安排,并于当晚和妻子梅拉尼娅到医院看望斯卡利斯。

热点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