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调压器 peidiangui:希拉里和特朗普外交理念有何区别?

2016-06-04 14:06 音乐新闻

导读: 希拉里最后重申,2016年大选是两种非常不同的美国未来图景的选择,一种是愤怒、恐惧,认为美国已经从根本上虚弱和衰落。一种充满希望、慷慨、自信,知道美国一直都是伟大的。这是一个充满恐惧的美国和一个强大自信的美国之间的选择,前者会使美国更孤立更不

希拉里最后重申,2016年大选是两种非常不同的美国未来图景的选择,一种是愤怒、恐惧,认为美国已经从根本上虚弱和衰落。一种充满希望、慷慨、自信,知道美国一直都是伟大的。这是一个充满恐惧的美国和一个强大自信的美国之间的选择,前者会使美国更孤立更不安全,后者会使美国更安全和经济增长。

至于“美国第一”,在美国历史上却曾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口号”。二战前和二战早期,美国的孤立主义者和反犹太组织打着这个旗号,要求美国对希特勒采取绥靖政策。特朗普再度启用这一词汇,美国历史学家当即批评说“引来丑陋的历史回声”。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更尖刻:“他(特朗普)可能从不读历史或者不懂这个,他显然不知道那些主张‘美国第一’的人,实际上是在说,纳粹没有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

第五, 美国需要制定切实的反恐计划,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加强对“伊斯兰国”的空中打击和对阿拉伯与库尔德地面武装的支持,谋求通过外交手段结束叙利亚内战和伊拉克的派别分裂,并赢得网络空间的优势。

【六项主张】

6月2日,希拉里·克林顿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发表外交政策演讲,阐述外交理念。由于美国预选即将结束,若无意外,希拉里和特朗普将展开大选争夺,新华国际为您解局两人的外交政策有何区别。

而希拉里强调经验、强调延续性和可靠,这样的竞选牌是否明智也深值怀疑。特朗普的“不可预测””虽是他的软肋,也是他的优势。笔者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此间人士说考虑投特朗普一票,因为他打的是改变牌,希拉里打的却是稳定牌、维持现状牌。对已经厌倦奥巴马政府八年来美国两党政治“极化”,从国会法案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处处僵局的状态,美国选民已经深感厌倦,希拉里的“延续牌”“经验牌”意味着两党政治”极化“局面仍将继续甚至恶化,这也是很多选民都不想投希拉里的重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可以带来的改变本身,就是一种吸引力。尽管这种改变,正如犹他州议会新闻官员查克·盖茨对记者所说,”可能是巨大的惊喜,也可能是巨大的失望。“

希拉里列出的六大外交主张是:

第三, 美国需要运用所有政策工具,特别在外交和发展领域,在国际问题对美国构成本土威胁之前,先行解决在国门之外。

【“例外”VS“第一”】

她还表示,伊朗核协议使美国和世界更安全,她将继承奥巴马政府的伊朗政策,继续通过外交手段阻止伊朗拥核,以色列将继续是美国在中东最亲密的盟友,“以色列的安全不容谈判”。

分析人士认为,希拉里的演讲体现了一个典型的老牌政客的思维方式,而特朗普则具有浓厚的商人思维,他不止一处强调,美国第一是以美国利益为第一,他”将通过美国利益的镜头观看世界”。唯利益是瞻的商人思维会带来怎样的治国方式与外交政策,值得进一步探究。

【各有弱点】

希拉里在演讲中宣称,她是坚定的美国例外论者,“全心全意相信美国是一个例外的国家”,负有世界使命。这句话值得特别注意,从她的阐述来看,她的六点外交主张,都是以美国例外论作为理论基础。

第四, 对待竞争对手,美国必须立场坚定,但也要明智,“在可能的情况下找共同立场。”

特朗普在这篇外交政策演讲中的对华表态,有些听起来相当美好。比如他说:美国和中国“并不一定非要成为对手。我们应该基于共同利益,求同存异。”“强大、聪慧的美国一定是能和中国结交好友的美国。我们可以彼此获益,而互不干涉。”他要领导美国“重新得到中国的尊重”。

显然,在伊朗核协议、对华贸易战、美俄关系、亚太再平衡、是否传播美国认定的“普世价值”等具体议题上,特朗普都与希拉里意见相反。分析人士认为,希拉里是典型的干预主义者,势将延续奥巴马包括“亚洲再平衡”在内的“世界警察”外交路线,但将强调“巧实力”,强调通过外交手段和发展援助等杠杆运作,尽量不使用军事手段,尤其避免陷入地面战泥潭。

第二, 美国需要巩固盟友关系,美国的盟友网络,是美国“得以例外”的一大因素。

再看看外交理念。两人都使用的是历史词汇。一个说:“我全心全意相信美国是一个例外的国家”;一个说:“‘美国第一’将是我领导的政府主要和压倒一切的基调。”

先看看时机选择。希拉里进行外交政策演讲的时间,距离6月7日的“超级星期二”还有5天,而此间普遍预期届时她将彻底锁名民主党候选人提名。这一时间点选择,和特朗普发表外交政策演讲的时机非常相似。特朗普4月27日“颇具总统范儿”地在华府陈述自己外交政策,5月3日赢得印第安纳预选关键性胜利,成为共和党“假定提名人”。

至于特朗普,舆论普遍认为他的相当一部分主张脱离了数十年来美国的主流外交思想,具有浓厚的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倾向。意识形态上,特朗普也很“非主流”,宣称“我不会试图去传播“普世价值”,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种价值观。”美国知名国际问题评论员法里?·扎卡里亚批评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演讲表现出“强烈的保护主义、反贸易和美国式单边主义”。

再看具体主张,在4月27日的外交政策演讲中,特朗普围绕“美国第一”主旨,把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定义为“彻底的灾难”。他主张“透过美国利益的镜头看世界”,撤销伊朗核协议,缓和美俄关系,利用经济杠杆影响他国事务(与中国等国重开贸易谈判),重塑美国军事力量,研发订购最先进装备,并让美国盟友承担更多防务费用乃至自己保护自己。另外,他还宣称要取消美国签署的气候变化协议,与以色列保持中立关系。

希拉里在演讲中,把俄罗斯和中国都归为美国的竞争对手,称这两国"不是我们的朋友或盟友,但在诸多分歧中分享着某些共同利益。”她批评特朗普关于与中国打贸易战的主张不理解中美关系的复杂性,是“走20世纪30年代的老路”,而这条路把大萧条变得更加漫长、更加痛苦。

美国例外论,又译美国例外主义,由19世纪法国政治学家托克维尔在名著《论美国的民主》首先提出,逐渐演成了一种理论和一种意识形态。大致来说,美国例外论就是认为美国和美国人在世界上独特优越,具有其他国家无可比拟之处。20世纪特别是二战后,是美国主流的意识形态。

此间观察家认为,美国外交长期存在的弊端之一,是以世界领袖自居,缺乏平等外交思想,不愿平等地尊重和对待其他国家,看到别国发展就怀疑被占了便宜。特朗普和希拉里“开撕”的火力之猛,令世界瞠目,但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希拉里的“美国例外”,都意味着在处理国际事务时,以美国一国的利益为指针;在不能以平等心态对待其他国家、尊重其他国家方面,也令人失望却不意外地出奇一致。这一点不能改变,美国与世界的关系,恐怕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记者徐剑梅,编辑王丰丰,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第一, 美国需要从内部壮大,这意味着投资基础设施、教育和创新,减少收入不平等,消除偏见和歧视等障碍。

但不要忘记,特朗普在说这些话的同时,也说了:“我们与这两个国家(俄罗斯和中国)有严重分歧,所以必须擦亮眼睛对待他们。”美国怎么做才算擦亮眼睛,怎么做才能重新得到中国尊重,特朗普并没有给出说明。再说,到底是美国不尊重中国,还是中国不尊重美国呢?如果没有不尊重,何来“重新尊重”之说?特朗普关于“让美国重新伟大”的竞选口号也存在相似的逻辑漏洞,被希拉里在演讲中揪住不放,用希拉里的话说,“美国一直都伟大”。特朗普说美国虚弱、衰落,那是不懂得美国。

第六, 需要忠实于美国的价值观。

希拉里讲“美国例外”,特朗普讲“美国第一”,两人到底何同何异?

【政策PK】

手足情未了

热点花边